中國拆遷真相!

時間:2019年10月24日 14:09:48 中財網
  天涯論壇上曾經有個很著名的口號:
  找不到富二代、官二代,那么就嫁“拆二代”。

  拆二代。一個很中國特色的詞,放在全球任何一個國家,不會有人因為自己房子被拆了而高興萬分,可在天朝,相親時再美的情話也許都敵不過一個圈圈加個拆。 深圳白石洲村民的平均物業面積在五六百平米。即便按照最不劃算的貨幣補償方案2.8萬/平來算,也至少要誕生1878個擁有1500萬現金的千萬富翁。 而深圳的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為57543元,1500萬相當于一個普通深圳人260年的收入。也就是說只要一個拆,你就可以遠遠把普通百姓甩在一個難以企及的水平。和白石洲一樣,對中國很多城鄉結合部的村民來說,拆遷簡直就是一場新時代的“造富運動”。 或許很多人都和我有一樣的疑問,國家到底有沒有必要花這么大的代價來拆遷?城市又到底有沒有必要,把最后一片廉價的租戶棲身地——城中村,通通拆掉? 這是一個經濟問題,更是一個社會問題。

  城市面貌有那么重要嗎?
  城中村非常影響市容,因為它沒有“現代城市氣息”。 一座座低矮的村房,與旁邊反射著陽光的玻璃幕墻超高層,往往顯得格格不入。


  廣州珠江新城背后的城中村落
  可是,如果再看一看高樓沒那么多的東京,矮房子好像也并不是什么“不現代”的東西。 鋪滿東京的“一戶建”

  的確,遍地的高樓大廈讓整座城市顯得非常摩登,但超高層的建筑只不過是現代人類社會的一種產品,而非一座城市經濟水平的代表。倫敦除了金融島附近的高樓比較多,其余地方都是早年歐式的矮層建筑,可人家依舊是全球GDP第四位的城市(僅次于東京、紐約和洛杉磯)。 試想,如果把城中村以改造的方式重新裝修和規劃,其完成后的城市面貌,也并不一定會差到哪去? 那么為什么我們還要不停的大拆大建呢?
  最后的棲息地
  日本NHK有部講述中國拆遷的紀錄片,名為《漂泊無歸的一億人:中國城市大改造的影響》。 片中記錄了鄭州棗莊和關虎兩個城中村的拆遷過程,以及被拆遷影響的人們的故事。這些漂泊無歸的人并不是被拆了房子的村民,而是租住在城中村的大量打工者。 在中國,有超過2.8億的進城務工人口,他們通常從事著收入不那么高的普通工作,包括建筑工、清潔工、鐘點工、廚師或服務員等等,但正是這些工種,為城市發展貢獻了功不可沒的力量。 租金低廉的城中村成為了他們首選的棲息地。容納了15萬深漂的白石洲,一個單間的租金在800-1500,而隔一條沙河的大沖新城花園單間公寓,租金是6000。 可是,一紙拆遷文書,便足夠讓這些人無家可歸。


  限于經濟原因和時間原因,很多短時間沒找到房子的務工者,就只能選擇露宿街頭。曾經的鄭州,就出現過高架橋下出現大量露天睡覺人群的景象。


  拆遷不僅趕走了住宿的租客,一些在城中村做著生意的外來商人,也只能被迫離開。 城中村的店面租金一般比外面便宜一半,其人流也比較充足。很適合做薄利多銷的一些小生意,居于此地的租客們,也十分需要這種店鋪。 然而,快速城鎮化的進程終究還是讓這些小商小販揮手告別,你很難定義對于底層人民的商業活力而言,這種做法究竟利弊幾何。


  還是在鄭州,快速的拆遷也引發過一些社會矛盾,甚至有人要為此付出生命的代價。

  不僅如此,拆遷帶來的腐敗現象,也是一個曾經出現的問題。

  2014年8月,新華社刊發《市長村官開發商結成“腐敗鐵三角”》,揭開了廣州最繁華城中村冼村的拆遷黑幕,講述了“鐵三角”如何緊密聯合以牟取拆遷過程中的巨大利益。

  一個“拆”字的背后,是上層人民的利益糾葛,也是底層人民的流離失所,這場如此迅速的城市化浪潮,帶來了太多太多的問題。

  拆,還是得拆!
  早在1940年,同濟大學就曾出版一本《大上海都是計劃》,預測上海會在50年內人口達到1500萬。 當時全中國的人口只有4億,北平(北京)的人口只有150萬,大家都很難想象千萬人口的巨大都市是什么概念。

  然而,2010年的上海已經有了2300萬人,當時的預言也被時間所驗證,人口不可阻擋的城鎮化趨勢再一次出現在人類歷史的長河中。 城鎮化,是人類文明進步的產物,也是國家發展的必經之路。高樓大廈的真正意義,不是什么現代化氣息,而是讓大都市有能力裝下更多的人口。 正如陸銘所說,人口承載力,就是城市生命力。 而提高承載力的唯一辦法,只能是拆遷。 據華潤展廳資料描述,大沖村原面積68萬平方米,改造后總建筑面積卻可以達到283萬平方米。 拆除土地利用效率低下的城中村,可以讓更多的人口聚集起來,相互學習,相互幫助,以達到規模經濟。 不僅僅是這些,拆遷背后的經濟學意義,很多細節是被普通人所忽視的。 ? 1.“城中村”的存在嚴重妨礙了城市交通網絡的優化。

  無論是高架、快速路、地鐵或是小路,都無法穿過城中村完成,使得城市規劃難以進行。 紐約曼哈頓僅59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每天有數以百萬計的人口在島上活動,然而它依然可以保持一個順暢的交通系統,因為其毛細血管一般小而多的馬路大大提高了交通網的效率,中國只有拆掉城中村,才能有更完善的交通體系。 ? 2.城鄉二元管理體制使城市管理效率低下。

  城市村落依然實行的是不受城市約束的村建設制管理,使得城中村的規劃、建設和管理長期處于混亂狀態,規劃死角和衛生死角,成了城中村的代名詞。 ? 3.城中村的安全隱患也不可忽視。 且不說私搭亂建的十幾層危房有多危險,那些狹窄的道路連救火車和120都開不進去,若發生了火災根本難以處理。2003年冼村的悲劇,就是這么產生的。 ? 4.房地產對經濟發展的驅動,依舊要繼續。 盡管現在的房價已經進入橫盤時代,但房產投資還是在慢慢增長。2019的1-9月,全國房地產開發投資98008億元,依然同比增長10.5%,住宅方面更是同比增加了14.9%。 也就是說,我們雖然在逐漸破除經濟上對房地產的依賴,但地產業仍舊是中國經濟的支柱產業,只是不作為短期刺激經濟的手段而已。 其實,我們看到了拆遷的種種弊端,包括“拆二代”們繼續拉大貧富差距,包括利益集團的腐敗糾葛,也包括城市低端勞動力暫時流離失所。 但這些都將是短暫的痛苦,從長遠來看,拆遷是對整個中國乃至全人類經濟發展的重要手段。 經濟就是國力,在祖國經濟向前推進的大時代下。一切傷痕、付出、艱辛、孤苦,都將變得不值得一提,國家的強大才是最硬的道理。

  結 夜晚,我站在深南大道上眺望繁華深圳的夜景。 如此密集的樓群,只是深圳一個普通城中村改造的新面貌。


  你很難去浮現這里幾年前樣子的一幅畫面:深漂們棲息的大沖村:

  在這種大拆大建的背后,每一個與之有關聯的人民付出了多少,整個中國又付出了多少,我們也許都感受不到。 我們常說,中華民族復興之路由無數革命人血與淚鋪成的大道,其實在和平盛世,一切也亦然。 君不見,誰道滄江總無事,近來長共血爭流。(微.信.公.眾.號.大.胡.子.說.房)
  中財網
各版頭條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
qq炫舞砸蛋
部落冲突升级城墙赚钱 网上哪种麻将最赚钱 2018做装修能不能赚钱 彩乐乐安卓 用手机做金融怎么赚钱 花呗不收利息怎么赚钱 千炮彩金捕鱼内购破解版下载 菲律宾开奶茶店 很赚钱 蚂蚁帮赚钱怎么提现 金彩彩票首页 高中数学答题赚钱app 刷包发视频赚钱 姿彩彩票游戏 偶马中心怎么赚钱 银行做过桥贷款赚钱吗 7天彩票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