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主產地蘋果3毛錢1斤了!價格過山車 究竟怎么了?

時間:2019年10月25日 07:51:52 中財網
  甘肅禮縣是國家級貧困縣,也是蘋果的主產地之一,全縣有三分之一的耕地都是種植蘋果,這個縣有一半人口,也都在從事與蘋果相關的產業。金秋十月是蘋果豐收的季節,但眼下蘋果的價格,卻讓禮縣的果農們一點也高興不起來。

  甘肅禮縣蘋果豐收卻堆積如山 過去每斤五元錢的蘋果現在低到1毛錢一斤!

  2019年10月上旬,在甘肅省禮縣,一輛輛滿載蘋果的三輪車、大貨車在路上飛馳,售賣蘋果和討價還價的小販占滿了公路兩邊,一些果子由于存放時間過久,已經開始腐爛。

  



  馬路邊堆積如山的蘋果
  禮縣鹽官鎮鴨合村村民魏亞龍家二十多年前就開始種蘋果,是鴨合村最早種植蘋果的農戶之一。靠著十多畝蘋果園,魏亞龍一家住進了新房子,還買了汽車。然而,今年蘋果價格突然一落千丈。去年能賣到五元錢的蘋果今年最低只能賣到三四毛錢,如果賣到果汁廠,價格更是低到1毛錢一斤。種了這么多年蘋果,魏亞龍從來沒有碰到過這么低的價格,現在,在魏亞龍家里,像拳頭一樣大的蘋果依然堆了很多。

  


  魏亞龍家堆積的蘋果
  甘肅省隴南市禮縣鹽官鎮鴨合村村民 魏亞龍:今年比起往年的話產量大一點,豐收但是沒有價錢。農藥、化肥、運輸費,不算人工成本兩萬元,現在賣的話也就是賣兩萬多元。

  在魏亞龍看來,今年是多年不遇的蘋果豐收年。他家十四畝地,主要種植的是花牛蘋果,目前已經收獲八畝地。以往這八畝地能產兩三萬斤蘋果,今年產了五萬多斤,產量幾乎增加了一倍,但蘋果豐收了,當初的價錢卻沒有了,也沒有客商來收蘋果。

  


  魏亞龍
  魏亞龍算了一筆賬,不算人工的話,每斤蘋果賣五毛錢剛好能保本,如果存冷庫,一斤的成本又要再加兩毛,之后如果賣不出去,虧得會更多。

  最近幾天,魏亞龍一直在發朋友圈賣蘋果,并且聯系各種朋友幫忙推銷自家的蘋果,現在每天平均能發五六箱蘋果到外地,但如果按照這樣的速度,他需要賣四年才能消化完家里的蘋果。

  


  魏亞龍寄蘋果
  康永良是禮縣某果業負責人,主要負責以合作社的形式幫助周邊村民打通蘋果銷路,隨著與互聯網的不斷融合,現在已經形成了一個初具規模的電商平臺,每年銷售額達到4000萬元。

  


  合作社收蘋果
  康永良說,一開始收蘋果時,自己還是直接用現金支付給農戶。但果子越收越多,現在已經支付了三百萬元,還額外欠了銀行四百萬元,已經沒有足夠的現金來支付給果農,只能不收或者以賒帳的形式來勉強收購。他現在有十個冷庫,每個冷庫的容量是八百噸。往年,康永良只收到300萬斤,今年估計總共要收超過一千萬斤的蘋果。但是以往每斤蘋果可以賺到5毛錢的凈利潤,現在每斤只有3毛錢的利潤。他目前的收購價是2元錢,眼看著蘋果價格在不斷下降,自己也有點不敢收了。

  


  康永良的冷庫
  富士蘋果今年銷售情況也并不樂觀 高端市場潛力巨大 一公斤能賣30、40元!

  △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欄目視頻
  小小的一個蘋果,價格翻轉的速度,是果農們難以預料的,上半年還做著發財的夢,秋天一到,迎來的卻是慘淡的行情。外地客商在持幣觀望,當地企業降低價格展開收購,一個豐收年,禮縣的蘋果為何就是賣不上價錢呢?

  2013年,禮縣鹽官鎮三江口村村民康博學,看到蘋果行情還不錯,便放棄在外打工,返鄉和父親一起種蘋果。當時,禮縣政府也出臺了相關政策,鼓勵農戶種植蘋果,擺脫貧困,走上致富的道路。經過幾番思量,康博學決定多承包些土地,便一口氣從銀行貸款35萬,蘋果園從三十多畝一下子增加到了五十畝。蘋果樹從栽苗到掛果少說也要5到8年,康博學家的蘋果今年終于進入豐果期,沒想到致富的夢卻碎了,算下來差不多要賠二十萬元。

  



  康博學家的果樹
  另一位村民撒社目和康博學一樣,也在三江口村貸款十幾萬元承包了五十畝地,將原本種小麥、玉米的土地全部改種成了蘋果樹。七年的精心照料,第一年迎來豐收,三萬斤蘋果卻讓撒社目連成本都收不回來。為了能補貼家用,撒社目準備給蘋果樹上好肥后,就外出打工。

  



  撒社目家的果園
  2010年9月,禮縣政府制定了《加快土地流轉扶持發展特色農業產業辦法》,對連片流轉土地500畝以上種植蘋果的經營實體,每畝獎勵200元,連續扶持3年。目前,全縣累計發放土地流轉獎補資金1984.44萬元,完成土地流轉形式創建標準果園49處34570畝。

  三江口村有800多畝種蘋果,占到全村面積的三分之一,鹽官鎮五六個村子和三江口村一樣,以前不種蘋果或者種的面積小,后來都紛紛開始種起了蘋果樹,很多村子的果樹還是2016年、2017年剛種下的,估計會在四五年后迎來豐收。

  



  甘肅省禮縣
  蘋果是禮縣的支柱產業,禮縣農業農村局提供的調查報告顯示,2010年,蘋果種植面積為46.5萬畝,此后種植面積以每年1萬畝左右的發展規模遞增,2018年種植面積達到60萬畝,加上種植技術不斷提高,蘋果產量逐年增加。2019年預計全縣蘋果產量將超過34.6萬噸,同比增長超過了25%。

  不僅在禮縣,全國蘋果產量增長也十分迅速。國家統計局統計數據顯示,2007年我國蘋果產量僅為2734萬多噸,2017年已經達到4139萬多噸,而國內蘋果每年需求量大約在3100萬噸左右。供求關系的轉變,直接影響了市場價格。

  


  富士蘋果
  盡管蘋果銷售堪憂,但是甘肅省隴南市禮縣農業農村局局長張春暉還是看好蘋果產業:線下銷售、網上銷售,還有做出口的兩三個龍頭企業,讓他們繼續出口,幫助農民銷售。我們蘋果的產業鏈條是完整的,農業保險也上了,所以這個蘋果產業,我們是一定會做下去的。

  張春暉介紹,當地政府已經開始意識到蘋果市場供大于求的現狀,他們正在轉變思路,尋求高端果品的市場。

  甘肅省隴南市禮縣海升果業技術人員 劉敬軍:影響不大,因為高端市場的消費水平都是比較高。前兩天我跟西安市場發的價格是一公斤20元。一旦進入超市,一公斤達到15、20元,甚至達到30、40元。

  


  高端紅蛇果實驗田
  半小時觀察:
  現在的產業經營,不單純是一個勤奮種地,努力生產的問題,生產、銷售、售后服務、信息反饋后的生產再研發等等,都是產業發展不可忽視的環節,禮縣的蘋果價格,就正在演繹著這樣無奈的故事。但改變傳統產業格局的同時,也有一個現象很值得關注,蘋果漲價的時候,幾乎所有的媒體和消費者,都在抱怨高漲的蘋果價格,蘋果一夜之間被重視到了宛如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必需品一般。如今,蘋果豐收了,但一路下滑的價格,卻并沒有引起全社會的熱議,一年欠收,就漲價,一年豐收,就滯銷,如此這般,最終動搖的是生產的源頭,農產品生產的源頭不穩,最終導致的還是消費市場上產品價格的不斷波動,因此,平抑價格需要大家的努力,而幫助果農渡過眼下滯銷的難關,更需要大家的智慧和全社會的資源,多方努力,才能真正實現農民的創收,真正穩定農產品的價格。
  .央.視.網.新.聞
各版頭條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
qq炫舞砸蛋
梦幻西游手游贴吧 软件派派真的能赚钱吗 聚财网真的能赚钱吗 李逵劈鱼游戏 网络捕鱼赢钱游戏 攒劲甘肃麻将官方版下载 那里能找到带练赚钱 ag捕鱼王3d点射 聚享游棋牌赚钱专区 麻将赌博微信发红包 ff14刻木匠有什么赚钱 虹鳟鱼的养殖能赚钱吗 互看文章赚钱群 个人做什么平台赚钱 闲来好友麻将免费辅助软件 淘宝买东西赚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