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體紅盤“更名房”事件后續 背后隱藏驚人真相

時間:2020年01月02日 16:09:51 中財網
  有購房者為了買到奧體紅盤,不惜先后向中介打款228萬元并送上茅臺酒和名牌包,苦等一年半卻是一場空。2019年12月19日,錢報獨 家披露了這一荒誕離奇的購房事件。

  連日來,有購房者陸續向涉事公司索賠利息損失。與此同時據記者透露了這一事件的細節,更多內幕也逐漸浮出水面。

  開發商收了錢?

  結果令人意想不到

  “我的購房經歷跟你們報道的幾乎完全一樣!”多名購房者看到報道之后,紛紛與記者取得聯系。他們的結果也如出一轍:空等一年多卻連房子的影子都沒見到。

  記者了解到,購房者中甚至不乏有資深法律工作者,為何輕易相信中介?“因為有一筆錢是進了開發商的賬戶,所以雖然從始至終沒有直接跟開發商簽訂合同,但還是覺得這事挺靠譜。”一名購房者向記者提供了一條重要線索:他在售樓處的POS機上刷了70萬元,憑條上顯示收款方是開發商。

  正因為向開發商付過這筆款,這名購房者一開始對中介深信不疑。

  然而,開發商卻堅稱與這家中介沒有任何合作關系。

  真相究竟如何?

  根據購房者提供的POS機刷卡憑條,記者與開發商取得聯系。得知這一情況后,開發商立即要求財務對這一筆款項進行核查。原來,購房者自以為向開發商支付了70萬元購房定金,但是財務記錄卻顯示,這其實是業主章某瓊的車位款。

  “根據我們的初步調查,業主章某瓊曾向我們購買多個車位,分期付款。每次付款前,他都會事先與我們聯系,表示要到售樓處刷卡。”開發商相關負責人向記者解釋說。

  魏姐向購房者收取的費用共有三筆,分別是服務費(加價費)、定金和車位款。其中服務費50萬元,訂金100萬元,車位40萬元左右/個,可自行選擇一個或兩個。購房者拿到的多張車位款收據,付款人姓名均系章某瓊。

  也就是說,購房者買到的其實是章某瓊名下的二手車位。而章某瓊支付給開發商的車位款,系由購房者刷卡支付。通過如此一番操作,購房者認為開發商確實已收到錢,于是就放松了警惕。

  這其中還有一個插曲。有購房者曾拿著車位轉讓協議和收據,找到物業要求登記,卻被告知必須提供車位發票。不過,迄今未有一名購房者拿到過魏姐提供的車位發票。

  被要求“不要聲張”

  仍有人相信可以買到房

  此外,多名購房者向記者表示,簽訂協議之后,他們被魏姐要求“不要聲張”。因為這事放不到臺面上說,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更不要主動去找開發商打探消息,弄不好就會壞事。

  簽訂協議過程中,也有自稱是開發商的人參與,聊了沒幾句就走了。“有一名20多歲的年輕女子,魏姐稱她為趙總。不過她的真實身份無從查證,后來再也沒有見到過她。”

  正因為如此,有些購房者即使有開發商朋友,也不敢多問多打聽。直到這件事被曝光之后,仍有一些購房者相信可以買到房子。

  記者了解到,購房者中有兩人是姐妹,其中妹妹還是通過姐姐介紹,最近才找到魏姐買房。“我聯系上了其中的那位姐姐,跟她說這事不靠譜,要趕緊找魏姐把錢退了。可她不以為然,還反問我說,你把錢退回來的話,難道不想要房子了?”有一名購房者無奈地對記者說。

  購房者提供的委托購房協議顯示,魏姐承諾“所購買的意向房源是正常新房”。而早在去年6月,透明售房網顯示該樓盤就已售罄,并無可售房源。如今該樓盤已經交付,有的業主已繳納稅費并開始辦理不動產證。這也就意味著,購房者已經不可能買到“正常新房”,如果有的話也一定是二手房。而如果是二手房,按照目前的市場行情,一套138m2的高層房源相比當初的新房備案價,足足漲了200萬元左右,不可能加價50萬元就能買到。

  購房者索賠利息損失
  中介要求簽下一份聲明

  “耽誤買房不說,光是這筆錢被白白占用一年多,利息也是個不小的損失。”部分購房者因為久久等不到房子,此前已經向魏姐討回服務費、訂金以及車位款。

  然而因為雙方協議并未提及違約責任,在此事曝光之前,尚無一名購房者成功索賠到利息損失。

  “我付了一個車位的錢,加上其他的錢一共是180多萬元。今年3月提出退款,一直拖了半年才全部退完。看了協議,沒有提到利息賠償,拿她一點點辦法也沒有。”一名購房者說,遇到這事只能自認倒霉。

  此事曝光后,連日來多名購房者向魏姐提出利息索賠。記者獲悉,目前已有多人拿到利息賠償。不過,購房者拿到利息賠償之前,均被要求簽署一份免責聲明,并不得對外透露。

  “即便購房者簽署了這份免責聲明,也僅僅是放棄民事賠償權利。如果對方的行為確實涉嫌詐騙,屬于刑事責任,不是受害方同意免責就能免得了的。”浙江六和律師事務所郎立新律師認為,所謂免責聲明并不能免除對方的刑事責任。

  整個事件中,仍有不少疑點。購房者口中的“魏姐”,其真實姓名為魏某萍,先后以杭州雷頓房地產咨詢有限公司和杭州祿天房地產營銷策劃有限公司的名義,與購房者簽訂協議。但據天眼查顯示,這兩家公司的法人代表及股東,均沒有出現魏某萍的名字。而魏某萍提供給購房者用于打款的私人賬戶,也非魏某萍本人。

  魏某萍擔任法人代表的公司共有5家,目前僅一家公司正常經營,為杭州圣名實業有限公司,辦公地點為尊寶大廈。

  牽涉多家公司
  受騙者涉及眾多

  購房者到底是通過什么渠道找到魏姐?多名購房者表示,他們是被其他小中介推薦給了魏姐。“中介說他們的房源都是向魏姐拿的。”

  也就是說,在“更名房”這件事情上,魏姐通過其他中介公司“拉客”,形成了一條“產業鏈”。

  近年來,奧體板塊市場熱度扶搖直上,奧體樓盤一房難求,滋生了一大批買房心切的購房者。去年至今,記者也曾多次看到多家中介公司在朋友圈中轉發的“更名房”廣告。

  “2018年5月,一家名叫‘房宇’的中介公司聲稱可以幫我買到奧體樓盤的新房。我向他們交了50萬元定金,結果一直沒有搖到,后來就把錢退了回來。2018年9月底,中介公司老板聲稱10天之內可以幫我買到,于是我又把50萬元交給了他,結果還是沒能買到。”購房者田女士向記者講述了她被騙的經歷。

  拿走田女士50萬元定金的魏某斌,其身份原系杭州房宇房產營銷策劃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據天眼查顯示,2019年11月19日,杭州房宇變更法人代表。“前前后后只討回了30萬元,還剩20萬元沒有討回。2019年11月,我已向法院起訴。”田女士說,希望有更多像她一樣的受害者勇敢地拿起法律武器,絕不能讓違法者逍遙法外。

  據記者掌握的情況,僅通過魏某萍買“更名房”的購房者,數量就不下50人,資金總量超過1億元。此外,還有多家中介公司聲稱可以買到奧體“更名房”,涉及的購房者總量不是一個小數字。更多的真相,也只有相關部門調查之后才能徹底揭開。

  究竟是“好心”幫人買房掉了鏈子沒買成功,還是一開始就是精心設計的騙局?本報將繼續關注這一事件的最新進展,同時也歡迎更多了解真相的購房者向我們提供信息,避免更多的購房者上當受騙。

  .中.新.經.緯
各版頭條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
qq炫舞砸蛋
巴蜀麻将上分模式 哪里要棋牌平台代理 600万彩票游戏 信用卡 银行赚钱吗 比分直播网球 乾坤战纪如何赚钱 安利为什么不赚钱 几大直播平台哪一个最赚钱 迅盈网球比分直播 KK彩票苹果 我想赚钱 就这么简单 什么是足球指数 让分胜负 聚彩彩票怎么赚钱吗 bet365足球即时赔率 河北时时彩